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2014年,从首都坐K23次国际列车,来到中国和蒙古国边陲小城,一路风光美如画。

2014年6月17日,本人与火车迷“世事如淇”有幸乘坐北京开往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的国际列车,尽管旅行终点是中蒙边境的二连,却也过了一把瘾。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北京站,国际列车起点

2014年6月17日早上8点,本人刚从呼和浩特火车站出站口走出来,另一位朋友“世事如淇”在北京火车站检票上车了。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文章配图,摄于2016年,作者:独孤未明

北京站,一座充满浓厚的传统文化风格的车站,首都的地标之一,同时也是通往莫斯科、平壤、蒙古的国际列车起点。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那一年,北京开往乌兰巴托的国列还是清一色的非空调真绿皮车,而且还是能开窗、非空调的真绿皮国际列车,车体为YW18型硬卧车。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K23次水牌和国徽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YW18车体编号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北京站台拱门中的重联CRH5A

那一年,铁路还是多彩的,对面的BSP25T更是国内少有的高级直达车。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8:05分,K23次国列缓缓离开北京站,跨国之旅启程。当然,我们并不过境。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当年的京局DF11G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京津城际无砟轨道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途经北京南站

当年K23次时刻表,北京8:05分发车,抵达中蒙边境二连是20:37分,并在二连更换1520mm轨距转向架,第二天抵达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是当地时间13:20分。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YW18型硬卧车为半包间列车,包间内4张卧铺。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临下车前补拍

这个贴门边的折叠梯子就是用来爬到上铺的。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顺带一提,国内车体与蒙古国车体以餐车隔开,餐车为我国的车体,到边境就解挂了。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蒙古国卧铺车全是红木包厢,内部装潢华丽。由于是蒙古国车厢,不便进入包间拍照,借用网上图片。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图:独孤未明

飞驰丰沙线

列车驰骋在丰沙线上,路过当年的养马场站和养三站,后来由于丰沙线石南-三家店段入地隧道工程竣工,两座车站已于2015年12月取消了。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当年的养马场站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当年的养三站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一号桥,作者:独孤未明,摄于2018年国庆

为纪念修建丰沙线,在一号桥头西端还有一个丰沙线纪念碑,由于不在铁路边,一般情况下在车上是拍不到的。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作者:独孤未明,摄于2018年国庆

列车驶离京城,周围群山环绕,这便是太行北端余脉——西山。8:53分,列车通过斜河涧站。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从门头沟到官厅,丰沙线穿梭在西山与永定河之间,桥隧相连,风光独特。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落坡岭站通过,如今这里已经不再办客。作为丰沙线上的“网红”车站之一,最美丽的风景当属落坡岭水库。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列车通过落坡岭桥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作者:独孤未明,摄于2018年国庆

丰沙线上、下行线在山间分开交错,远处看到的是丰沙线上行线棚洞。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官厅站接近,发现某红皮25G,应该是Y505次。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过了官厅,前路逐渐是平原,偶遇驰骋在大秦铁路万吨运煤大列。对于南方人而言,可谓壮观。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列车进入沙城,至此体验完丰沙线。当年的“法国橙”8K仍健在,如今只能在北京铁博里面见到了。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沙城站,这里与京包线京张段会合。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11点半,列车抵达张家口南站,若是放在古代,从这里开始算是出塞了。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出塞

过了张家口南,草原风光逐渐显露,但这还不算真正的草原。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大同,山西北部主要城市,历史文化名城,素有“中国煤都”的美誉,是中国最大的煤炭能源基地之一。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国际列车进入大同站前拐了个大弯,正好拍到本务和全列。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在当年,对面这堆绿皮空调车是个稀罕货,然而不到一年时间,全国列车开始“刷绿”,反倒是原色列车变成“稀罕货”了。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站台对面的K731次列车,还是原色好看

列车在大同站更换机车,由原本的HXD3C更换为DF4D-3166。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14:16分,列车驶出大同站,继续往北,中途看见对面的大准铁路神华集团涂装的SS4B机车。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一路往北天气甚好,列车飞驰在京包线上。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对面河谷牛羊成群,水草丰满。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路过一座小镇,远处便是草原地区。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16点整,列车驶入了集宁南站。此时,本人已在站台等候,并在这里与世事如淇会合。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与火车迷“世事如淇”会合

草原上的铁路

16:14分,列车缓缓驶出集宁南站,接下来我们才真正进入草原地区,对我们而言,这是第一次深入草原。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对面一堆DF4DK机车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出站不久的弯道刚好能拍到比较完整国列,接下来的路几乎如此。

与我们同一包厢的还有几位蒙古国友人,好在对方也懂中文,交流片刻得知是来中国旅游的。他们也是在二连下车,然后转乘汽车过境回国,据说这样时间比较快,费用也便宜。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列车飞驰在集二线,其中集宁南至贲红区间为集二线与集通线共线,是复线区间。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小站大六号通过

列车缓缓通过贲红站,车站正在修建跨线天桥。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离开贲红站,列车将驶入集二线的单线区间,与集通线分开。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从这里一路到蒙古国,都是这样的风景,一望无际的蓝天白云,广袤无垠的草原,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毕竟是蒙古高原,海拔不高,1000米左右,但总觉得离天空很近,草原的天空或许就是这样吧?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极目地平线

这趟国际列车或许并不需要空调,大自然就是最好的空调,开着窗,风特别大,空气清新且凉爽。

草原有着巨大的风能源,屹立在草原的风车犹如白色巨人,站在这天穹苍野间旋转着手臂。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草原的天空总是千变万化,却又是那么的壮观,天空与远处湖光,交集成一幅独特的油画。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其实草原并非平原,也有山。一些小山丘颇为奇特,不由得想起《射雕英雄传》里的大漠,小说的主角郭靖小时候就生长在这样的地方,或许在远处这样的山丘奇遇了不可思议的故事。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路过某座小站,二连-呼和浩特的4651次会让我们的车,原计划我们打算在第二天探访国门后坐这车返回集宁南,无奈在当年前往二连的列车少之又少,时间有限,无从选择。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沿途的车站很有蒙古民族特色,几乎都是飞檐蓝瓦黄墙。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极目远方,美丽的地平线将天空与陆地分开,此情此景对我们而言是第一次见。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列车经过好几座小站,由于窗外自然风光太美,使我们总是不小心错过去拍这些小站的水牌。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18:32分,列车在朱日和站停车,这里可是出了名的军事演习基地。红蓝军对抗,活捉满广志,便是由此传出。偏偏在另一边就停靠着一趟军列,我们对此兴趣不大,比起这些,自然风光更有吸引力。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赛汗塔拉附近一座湖,有人说这叫“海子”,是否如此,我不清楚,只道窗外周围多了不少别样的景色。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边陲小城的黄昏

由于二连地处偏北,时值夏至,晚上20点半,太阳才开始下山。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二连浩特,简称二连,是中蒙边陲小城,这里有着内蒙古最大的国际编组场。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对面是木材国际货列

随着日落黄昏,20:34分,列车缓缓驶入二连站。国内列车将在此解挂,而国际列车将前往换轮车间更换转向架,并于半夜驶入蒙古国的边陲小城扎门乌德。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虽说是盛夏,但是二连地理偏北,日落后气温骤降,只有15度。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低头一看,列车下的铁轨由1435mm准轨和1520mm宽轨组成。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二连火车站分为国际候车室和国内候车室,天色入夜,周围冷清,我们的国列旅途到此结束。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最后奉上一张原作者拍摄的二连铁路国门,作为结尾。

K23次丨一路向北是乌兰巴托,当年的国际列车还是“真·绿皮车”

后记

如今的K23次列车大有改变,国内车更换为25G刷绿车体,蒙古国车底换成白色涂装,发车时间也提早了。如果想要像我们这样体验非空调的国列,或许北京-乌兰巴托-莫斯科的K3次是不错选择。​​​​

感谢SINA微博作者:者 @独孤未明 和 @快乐_牛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