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石屏
位于云南南部
是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下辖县之一
闻名遐迩的“石屏豆腐”
从这座“状元城”走向全省
2020年国庆节
米轨小火车
将再度唤醒异龙湖畔
这座沉默多年的古城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石为云根,云为文采

喜马拉雅造山运动
在今天的石屏地区形成山间断陷盆地

山多地少、山河相间
岭谷并列、高差悬殊
成为了石屏的地形地貌特征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千万年的地质演化
以及广布的地下溶岩

赐给了石屏取之不尽的卤水(酸水)
当豆腐的制作工艺由中原传入云南
便在这异龙湖畔的坝子中与当地卤水结合

派生出滇派豆腐的巅峰之作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不过,在美食繁多的云南红河州
想要凭借味道出众变得难上加难
但石屏却有着自己的“杀手锏”

“状元城”

清康熙《石屏州志卷二·古迹》中曾记载

“建兴三年,孔明南征,
遥望云凝如盖,恐蛮兵潜伏,
密访其境,就云之团聚处掘土尺余,
遍地皆石,
其形如盘,处迥旷俱土。”

孔明占卜后预言:
“石为云根,云为文采,
千余年后必有规方是域,而文明俨如中州焉。”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随后的千百年
石屏文人辈出
一度“五步三进士,对门两翰林”
明清两代
石屏先后涌现出
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解元10名
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
尤以袁嘉谷得经济特科一等第一名大魁天下
弥补了"云南不点状元"的空白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民营铁路唯我独尊”

清宣统二年(1910)
在法营滇越铁路业已建成之时
滇南商绅深感主权沦丧
联名上书云贵总督求建个碧铁路
辛亥革命后政权更迭
后在云南省政府支持下得以复议
民国2年(1913)
个碧铁路股份有限公司在蒙自成立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在最初的公司章程上
筑路范围仅为碧色寨至个旧
但因建水、石屏两地锡矿商人占锡商总数的80%以上
愿意多负担资金将铁路延伸至建水、石屏
随即分三段建设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后官方撤除股金
由官商合办变为商办
1934年,经多次调整,公司更名为
“云南民营个碧石铁路股份有限公司”
个碧石铁路也因此成为中国最早的民营铁路之一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建水至石屏段于1931年开工
1936年10月10日通车至石屏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与滇越铁路为沿途带来革命性变化不同
个碧石铁路的修建
只是将原本相对繁华的滇南几城联通
用于县区交流和锡矿运输
且技术标准更低,客运优势并不明显
至碧色寨没落和个旧锡业效益下滑后
个碧石铁路迅速走向衰竭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因此提起个碧石铁路
更多的是纪念
滇南乡绅自办铁路争取路权的精神
更出现对联题到
“国际干道与尓并接,民营铁路唯我独尊”

接轨

个碧石铁路在修建初期
采纳工程师尼复礼士的建议
按600mm轨距的寸轨标准筑路
个碧段运营后发现众多缺陷
后续遂改为米轨标准建筑
但仍铺设寸轨

1960年1月
为开发石屏龙口冲铁矿
铁路自石屏向西延伸至宝秀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1970年
寸轨扩米轨工程全部完成
于10月1日21时全段接通
次日在石屏举行了盛大的庆祝集会
各界人士一万余人参加了庆祝活动

鸡街至个旧的寸轨

则在上世纪90年代退出历史舞台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再回到我们之前的观点
与滇越铁路为沿途带来革命性变化不同
个碧石铁路的修建
只是将原本就相对繁华的滇南几城联通

从蒙自至石屏
很少有昆河线那般陡峭的高山深涧
公路交通能够
在坝子里轻松贯穿

在县域路网和滇南高速的“围剿”中

即便扩为米轨

铁路运能依然捉襟见肘

2003年,云南米轨的中长途客运停止

蒙宝线更加一路走衰
至2012年,图定列车已经完全停运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归来

2015年5月1日起,依照昆明铁路局有关通知

蒙宝线全线车站关闭,线路封存

这是一种官方层面的定性

标志着蒙宝线从铁路部门国有运营网络中去除

但同日起

建水古城旅游小火车开行

蒙宝线的运营交由地方旅游公司进行管理
本来已满是荒草的蒙宝线
再度焕发新的生机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2020年初
石屏地方政府和昆明铁路局
正式对石屏至建水米轨恢复项目进行合作
依托于异龙湖畔的优美景色
恢复石屏——团山段的米轨铁路用作旅游开发

2020年4月起
铁路恢复、站房改造项目开工
铁路列车机辆的改造也在开远进行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6月27日,改造完成的机车车辆
在开远北场——十里村段进行了验收运行
再经公路装运至石屏站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29日,石屏站鸣响了久违的汽笛
米轨火车再度归来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石屏旅游小火车的车辆
均是由P31型米轨棚车改造而成
定型为“PG(棚改)”
分为PG1(硬座)、PG2(软座车)、PG3(带展望台的硬座车)
车厢内部布置和建水车有较大不同
并且无法开窗
编号则跟在建水小火车之后顺序编号
在PG3型车厢设置吧台,部分车厢设置洗手间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回溯云南米轨保护开发的过程
意识上的觉醒得并不晚
甚至可以说是很早
从上世纪90年代至2010年
对云南米轨的保护意识就已经萌芽
至2010年云南铁路百年时一度达到小高潮
申遗、保护性开发
这些都早已被提出,却又难以下手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除了资金来源这样的大问题外
文化遗产本身的保护就难以让人满意

云南米轨长期以来一直
由国家的铁路部门负责运营管理
自实行资产经营责任制以来
铁路部门对多个站段、单位进行过多次撤并
这些措施极大提高了管理效率
运输资源优势也得到整合
但负面影响也很明显

一部分关撤的车站设施
连同土地使用权和产权移交地方政府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地方政府出于自身发展的需要很快就进行开发
许多历史遗迹不经调研就被直接铲除
最为典型的便是蒙宝线和个碧石铁路鸡个段
丧失运输功能的线路闲置后
保存完好的中西合璧车站建筑被相继拆除
石屏火车站内的法式机车库也被殃及
令人不解的是
地方政府并不知道这个机车库已经被列为
红河州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而州政府对此也不了了之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产权移交后
文物遗产的保护没有得到地方政府应有的重视
或者说没有把重视落到管理实处
起码的管理条例都没有
任由风吹日晒雨淋损坏
导致后期突然“觉悟”时为时已晚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蒙宝线穿越诸多乡村
铁路运输停止后
线路被周边村民挪作他用
私搭乱建堆料堆肥屡见不鲜
此次石屏小火车恢复开行前期
对线路荒草和村民私自占用的清理
耗费了众多劳力
列车进行试运行时
在石屏站至团山站(原乘降所)进行了数天行车试验
光是村中私搭乱接的电线
就将列车拦停十余次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停车清理下垂电缆

再有就是地方的铁路文物保护
没有统筹协调机构
地方政府之间的合作成败
基本依赖于行政长官的“意志”
一旦地方首长调动
很可能使已拟成的合作计划流产
(河口的旅游列车计划就是典型的例子)

没有统一协调
地方各自为政
即便一个县进行了开发
也可能在邻县开发后形成竞争同质化
建水与石屏相继开行了旅游小火车
但分属于两家旅游公司运营
两趟车共用建水县的团山车站
如果能够达成协作
在列车运行形式上能够满足旅客的“无缝换乘”
长期来看对二者有利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两趟旅游小火车的终点都是建水团山车站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无论如何
经过多方长期的拉锯
终究是让石屏古城重新迎来了汽笛声
至此
蒙宝线建水至石屏段全部恢复运营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石屏小火车傍行异龙湖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小火车与团山田园相映成趣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石屏人民自发迎接小火车的到来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

云南窄轨铁路的保护和开发利用
在文化产业大力发展的今天
有着前所未有的机遇
更需要克服多年积攒的困难
愿故事都不被忘记
愿有故事的路
都如异龙湖畔笛声再起
可叹命运多舛
更喜死而复生

附:
石屏观光旅游车票价
往返票 石屏—团山—石屏
湖景软座160元 软座120元 硬座100元

单程票 石屏—团山
湖景软座100元 软座80元 硬座60元

》END《

图片:方宇 何俊云 吕宗蔚 杨天策
编辑/文案;方宇

【参考文献】

[1]云南省地方志编撰委员会.云南省志·铁道志[M].云南.云南人民出版社,1994.04.
[2]昆明铁路局.滇越铁路全景图[M].北京.中国铁道出版社,2014.03.
[3]石屏县人民政府.石屏县概况[EB/OL].(2019-06-18)[2020-09-26].
[4]陈浩.基于县域政府合作的滇越铁路文化遗产保护与开发问题研究[D].云南.云南大学,2017.06.

地图支持:
百度地图
BIGEMAP

状元城下,是石屏人的小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