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城里的“神秘列车”

京门遗梦

上世纪初詹天佑先生主持修筑京张铁路的同时,作为辅助线路的京门铁路也同时开工,原自西直门站南侧的车公庄站出岔,西经五路站、西黄村站、苹果园站等站,到达门头沟火车站,目的是将门头沟的煤炭运抵西直门供京张铁路蒸汽机车燃料之用。1924年4月,与京门铁路相通的门斋铁路(门头沟至斋堂)铁路开始修筑(两条铁路在门头沟共站但不直接接轨,后侵华日军与1940年5月20日增道岔将两者合并连通),但无奈于民国年间动荡的政治经济形势于1927年修筑完第一段后被迫停工,自门头沟站起,设丁家滩、色树坟、清水涧、桃园、大台、宅舍台等车站,终到板桥。门斋铁路第二段工程原本计划由清水涧经安家庄、雁翅、下马岭、傅家台、青白口、军响至斋堂止,但因资金不足,清水涧至傅家台因陋就简在荒河滩上铺设了一条轻便铁路(1928年6月竣工),用人力推车勉强维持运行,却于1929年夏天被山洪冲毁。解放后,铁路又由板桥延伸至木城涧站,后将全段标准名称命名为“大台线”。

北京城里的“神秘列车”
列车傍行三家店水库

日寇除了控制门板段和京门铁路之外,还在颐和园南侧修筑了西郊机场,并且在京门铁路增设了五路站,向北延伸出运输线(西郊专用线)负责专运机场物资。1949年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华北航空处正式接管西郊机场,成立了由前国民党飞行员组成的华北空运大队。至今,西郊机场仍为军用机场,并负责领导人进出北京的专运任务。1971年2月1日因通过列车影响到由西郊机场出发的国宾车队,西直门站至五路站区间的铁路被拆除。2018年4月,位于海淀区五路居的五路车站货场被拆除改造,仅留下了两股道和道岔连接西郊线以便航油运送。

北京城里的“神秘列车”
为数不多标注出西郊支线位置的地图

在很多版本的地图上,在西郊机场(地图未标注)附近只能看到西侧的一条线路,这是上世纪70年代修筑的101线,而东侧的西郊专用线才是送油通道,极少有地图软件标画出。在中苏交恶、中美对峙中处于不利地位的中国不得不将“三线建设”计划提上中国战略层面,京原(北京~山西原平)铁路作为领导人的战备疏散通道,与成昆铁路、北京地铁一同列入建设计划,北京地铁可经八角联络线与101线相接,而101线又联通机场和京原线,便于战时疏散。

“西郊外卖”

(下图:左侧红圈是原本的军管101站,右侧红圈位置是西郊支线油库,之间是西郊机场。通俗说就是101线设计疏散人员,西郊支线用于流通物资,而如今的101站已经改作为中国铁路北京局集团公司的职工培训基地)

北京城里的“神秘列车”

五路站未撤销时,罐车大列可以直接经岔线整列驶入燃油库,而如今送一列油要分批进行,一到两个月送油一次,每次送油需要持续3~7天不等,偶尔也运送些其他的机场物资。

北京城里的“神秘列车”

送油第一天,装满燃油的罐车大列通过各条干线到达北京城西的三家店车站后,早上由怀柔机务段的东风7型内燃机车连挂几节罐车向东经石景山站、西黄村站驶向原五路站,经岔线驶入西郊专用线直接到达油库,然后单机原路返回三家店;
而从第二天开始,送油流程有所变化:机车从三家店摘出后续几节重车,往东经石景山站后拖入西黄村车站,摘挂后单机驶向五路、西郊,将昨天卸完油的空车牵出,放入西黄村站;然后换挂将重车送进西郊,再单机返回西黄村,傍晚带上空车一起回到三家店,此后几天均如此循环;

北京城里的“神秘列车”
机车解挂空车后把另一线的重车带到五路送进西郊
北京城里的“神秘列车”
机车在西黄村站进行换挂调车作业
北京城里的“神秘列车”
西黄村站紧邻北方工业大学
北京城里的“神秘列车”
返回的单机到西黄村站将空车牵回三家店

最后一天,DF7单机直接经五路折入西郊,将空车拖出送回三家店站,一次送油任务才宣告完成。

北京城里的“神秘列车”
北京城里的“神秘列车”
前去西郊取空车的DF7先后经过廖公庄和五路桥
北京城里的“神秘列车”
DF7牵引空车驶向五路,不远处便是颐和园
北京城里的“神秘列车”
最后一组空车被牵引通过石景山站

五路

五路居,据说原是半壁店至徐庄,八里庄至郑王坟两条路的交叉口,还有条路向南通往恩济庄。在路口有个茶馆,被称为“五路聚”,谐音成为“五路居”,茶馆名直接演化成了地名。1939年日寇于京门线设五路站,因此这片区也被简称为五路。如今五路站虽已撤销,但取送油车仍需在此折返换向,实质成为一个线路所。

北京城里的“神秘列车”
卫星图上能够看出五路出岔点
北京城里的“神秘列车”
空车经西郊支线向五路行驶
北京城里的“神秘列车”
机车在五路换端
北京城里的“神秘列车”
北京城里的“神秘列车”
换端连挂好之后的空车驶入京门线

四季青

解放前逃荒要饭辗转进京的李墨林,在山东人刘佩然的照顾下于北京西郊落户,并习得了侍弄温室蔬菜的本事。在新中国搞互助组、合作社的号召下,李墨林带领7户农民建成互助组,建起108间温室,瓜果飘香、四季常青,“四季青”的名头就此流传下来。
从五路岔出的西郊支线基本沿北京西四环向北而进,列车行驶在四季青路段的绿色长廊中,虽是内燃机轰鸣不息,却别有一种园林小景般的搭配巧妙。

北京城里的“神秘列车”
DF7-0270前往西郊取空车
北京城里的“神秘列车”
取出的空车回程经过四季青

扩张的城市将曾经的“农业模范社”包裹得严严实实,稀缺的土地资源大多用于基础设施的建设,反而让西郊支线的“绿色长廊”更加突出。行车密度之低让两侧草木生长得更加“肆无忌惮”,更为这条北京人的私房铁路增添了些许神秘感。

北京城里的“神秘列车”
北京城里的“神秘列车”
北京城里的“神秘列车”
平日无人看守的繁忙道口需要火车与汽车的互相“礼让”

如今的京门铁路在中国铁路线网系统中已经无法查询,更多成为一种遗址纪念性的存在。很少有外人知道这条“记忆里的铁路”还在不时穿行着列车,如同北京铁道迷的“私房景点”,更有与此形成强烈反差的——西郊机场无比重要的专运地位,党政军领导由此进出北京,战鹰由此腾跃长空......“干惊天动地事,做隐姓埋名人”,形容这段铁路虽夸大,权且当作被这种反差所震撼的一种心情表达。

摄影:舒浩洋(@东风4-2557)
徐方琛(@京丰其琛-梦随京沪)
文案/编辑:方宇
校核:舒浩洋(@东风4-2557)
感谢相关北京铁路爱好者对本文相关资料的提供支持与指导

北京城里的“神秘列车”